「兒童哲學」課程簡介
瞭解、欣賞與引導兒童的思考









文\林偉信


我實在搞不懂,我的小孩到底在想些什麼?
我覺得我小孩的想法有問題,可是卻不知道該怎麼跟他說清楚!
我不曉得有沒有什麼方法,可以增強我的小孩的思考能力?

長久以來,我在帶媽媽成長團體以及在國小訪視的時候,常會碰到這類的問題。

面對這樣的問題,坦白說,有時還真是令人困擾,因為,兒童雖然可愛,然而有些小朋友的想法實在是難纏。但是,你也不要以為就只有我們會被小朋友的想法所困擾,事實上,翻開任何一本教學或思想發展的書,你會發現所有的書中對於小朋友的思考都會有它一定份量的探討章節,而且,在這些書中,也都會或多或少的從不同的角度,提供教養者一些面對兒童思考的態度與處理的方式。由此可見,如何「瞭解」兒童的想法,以及如何「引導」兒童學習合理、有效的思考,就絕不只是一個煩惱爸媽或是教師的簡單提問而已,它確是教養上的一個重要課題。也因此,「兒童哲學」這門課程就是想針對「兒童在想什麼?」的這個議題,也提供一些教養上的看法,供教養者參考。只是「兒童哲學」跟其他相關學科不同的是,「兒童哲學」主要是想從「哲學(思考)」的角度來瞭解與探討「兒童的想法」。


那麼,到底什麼樣的「角度」,才叫做「哲學」的角度?簡單的說,也就是「兒童哲學」打算把「兒童的思考與想法」提升到類如研究一般哲學思考的層次來做觀察與探究。因為,當我們以「哲學思考」的規格來看待與瞭解兒童的想法時,我們不僅會比較願意去正視與尊重兒童的那些看似簡單的想法與念頭,而且,也正是在這種態度中,我們才會發現:
事實上,小朋友的想法沒有成年人想像中的那麼簡單與幼稚,它常是具有哲學的趣味與思辨的複雜,值得我們欣賞與品味的。
由於兒童在日常生活的應對中已在進行思考,所以,對於已具備思考可能性的兒童,引導他們進行思考的學習,便成為可能。


而這門學問之所以會被提出,並且以「兒童哲學」(Philosophy for Children)的名稱行之,則是導因於美國哥倫比亞大學的哲學教授李普曼(Matthew Lipman)所創始的一項以兒童為對象的哲學(思考)教學計畫。一九七○年代,李普曼在研究如何改善大學生的邏輯以及相關思考能力的教學時建議:由於諸多實例顯示,兒童在日常生活中已經不斷的在做出具有思考特徵的思考行為,因此,培養和訓練思考技巧,應從我們啟動思考活動的初期(童年)就開始,因為,思考的學習就猶如藝能科目(如音樂、體育等)的學習,越早學習越有利於日後的發展。同時,李普曼更是認為思考訓練絕不只是去背誦記憶「哲學資料」而已,而是要讓學習者經由實際的思考活動的操作,從中產生「哲學的智慧」,並養成「思考的習慣」。


基於這樣的理念,李普曼創立了「兒童哲學促進中心」(Institute for the Advancement of Philosophy for Children,簡稱IAPC),積極研究兒童思考的相關理論,並且撰寫一系列引導兒童思考學習的教材-「兒童哲學小說」;在這些教材中,李普曼將一些兒童所關心且經常面臨的現實生活中的問題,及其背後所可能蘊涵的哲學概念(如友情、公平、真假、正義……等),有系統的安排、設計在小說的情節脈絡中,並且經由「合作思考」和「探究團體」為核心概念的教學方法,引導兒童在哲學的對話與討論中,學習與培養合理、有效思考的能力。


這項思考教學的計畫,在一九八○年代經由楊茂秀先生的引介,進入台灣,並且成立了「毛毛蟲兒童哲學基金會」,積極推展兒童思考的教學與實驗,但不同於美國的教學設計:「毛毛蟲兒童哲學基金會」在教材的使用上,不再僅是採用兒童哲學小說,而是逐漸轉向改以一般的繪本、故事做為教材。


「兒童哲學」這門課程就是將針對上面所述的內容,從「基本意涵」、「歷史發展」與「實際應用」等三個部份,以深入淺出的方式,來對同學介紹這門學問。其中:


在基本意涵部份,藉由第一、二、三章協助同學來認識與理解「兒童哲學」這門學問的探究角度以及所要探討的主題內容。


在歷史發展部份,則是以第四章來引領同學概覽李普曼兒童哲學計畫的(1)理念(2)教材(3)教學方式,以及兒童哲學在台灣的實踐與轉化。


在實際應用部份,本課程將在第五、六章的內文裡,以大量的生活對話實例、教學實驗以及富有哲思趣味的兒童故事的講述與討論,來察考兒童哲學在親子教養與學校教育上的應用成效。


最後,以第七章做為總結,嘗試以批判的精神,來看兒童哲學可能為傳統的哲學教育(思考教學)所提供的思考與反省的新方向。


我們希望藉由這堂課的學習,能讓修課的同學真正體會到,兒童的想法常是蘊涵著極大的思考趣味,然而,唯有當教養者能以正視及尊重的態度去面對它時,方能進入兒童的思考世界,去瞭解與欣賞兒童思考的趣味,並且,也才能針對兒童想法上的問題以及思考上的謬誤,進行引導,從而培養兒童養成合理、有效的思考習慣。同時,在這門課當中我們也試圖對「哲學」這門學問做一些額外的、貼切生命原意的還原說明,也就是讓同學們瞭解,哲學絕不是無趣與玄虛的知識,事實上,當我們拿掉了艱澀的專門術語和神秘的外衣之後,哲學的確可以幫助我們(包括兒童)追求合理、有效的思考與生活



[第310期空大學訊](作者為本科目學科委員








以下介紹喜歡為孩子說故事的楊茂秀


為孩子說故事  文/李倩萍


  教孩子「哲學的思考方式」?這太嚴肅了吧?這個頂著哲學博士頭銜,卻喜歡給孩子說故事的教授頭殼沒壞去吧?初聞楊茂秀給孩子們開哲學課的人,似乎都有這樣的懷疑。


  「哲學」對一般成年人來說,都已經是個夠深奧的學問,而楊茂秀多年來想教給孩子的竟是「兒童哲學」!


  從讀研究所翻譯「哲學教室」刊登在兒福雜誌起,到創立了「毛毛蟲兒童哲學基金會」,帶著一群媽媽們工作,楊茂秀從事「兒童哲學」的推展已歷經十八個寒暑(民八十三年),他之所以無悔地選擇「兒童哲學」這樣一條不為人知的路走,除了對孩子的喜愛以外,他兒時的一些不平經驗,也促使他想讓孩子學會更公正、客觀的思考。


  楊茂秀說,小時候他被大人制止吃嫩雞和雞爪,說吃了會撕書。他好奇地追問,父親才告訴他,嫩雞、雞爪都是大人喜歡的食物,才編出這些原因哄小孩,當時他就很不服氣;後來初中到農場去打工,他和大人一樣割草、整地,休息時大人閒坐聊天,卻差遣他到很遠的工寮去燒開水給大家喝。類似這種大人「欺侮」小孩的事,一直讓他耿耿於懷,同時也察覺到大人有時為了自己的方便,編出一套道理來哄孩子。


  為了讓孩子從小能深入這類生活、情感等問題的討論,楊茂秀藉由故事來擴展孩子的生活經驗,了解事情不是只有黑、白兩面,當立場、情境不同時,還有其他的可能性,而給予他們更多元、更客觀的思考空間。


  就是如此,楊茂秀帶領孩子們進入了哲學的世界。






培養表達與傾聽的能力


  對楊茂秀來說,說故事其實是件「大學問」,他的目的並不是要把故事說得多麼讓人心醉神迷,入耳難忘,而是要藉由故事,教會孩子一些「哲學的思考方式」。


  目前在輔大、師專授課的楊茂秀表示,學哲學的孩子經由討論過程,會學習到良好的表達,以及注意傾聽別人的意見。


  喜歡開玩笑的楊茂秀,常常運用哲學辯證逗弄別人。他曾和一位老教授住在一起,早餐時,教授請他傳遞胡椒,他答應了,卻沒有動作;教授再三請求還是沒取得胡椒,不禁變臉問他原因,楊茂秀才無辜的說:「你沒說什麼時候拿給你啊!」


  像這種哲學上的精確,並不是楊教授要教給小孩的,他覺得兒童哲學應該像法律條文,必須要有相當寬鬆、抽象的程度,讓法官能將案例套放上去詮釋,同樣的,兒童哲學不但有其精確和不精確,更重要的是教孩子學會幽默地面對人生。


  楊茂秀最常舉的一個例子,是一位不聽話的小孩,他媽媽罰他面對湯罰站十分鐘;孩子聞著湯的香味,看著湯的色澤,益發的飢腸轆轆,就對自己說:「那麼好喝的湯,只有像我這麼了不起的孩子,才能面對它不喝,而且心裡還很快樂。」這種有別於酸葡萄心理的一種健康幽默,是兒童哲學希望帶給孩子的。


 


 


重視並整理個人經驗


  由於接觸孩子,也讓楊茂秀接觸到許多父母。他覺得台灣的父母親對養育兒女,都注意到自己的不足而拚命學習,卻不太看重自己的經驗,常想取得專家的認同。


  事實上,沒有任何人和你處在相同情境裡,專家的意見也只是以經驗做基礎概括,來形成理論供人參考。楊教授表示,專家的理論不一定適合每個當事人的情境,所以專家說的「大話」,用來參考即可,重視並整理自己的經驗,對個人來說,也許更有幫助。


  讓孩子學會思考的方式,是兒童哲學推行的理念。……


 


 


教孩子從更多角度去思考事情


  楊茂秀自己對兒童哲學的影響有什麼看法呢?他說,這就像吃有營養的東西一樣,不會有明確的影響立即顯現。想了解兒童哲學,只有請你來試試看,自己做判斷。


  穿著中間開扣的中式粗布上衣,頂著一頭蓬鬆的鬈髮,粗笨牛皮鞋面的楊茂秀,乍見似是個土味十足的歐巴桑。


  這個頂著博士頭銜,卻不務正業跑去為孩子「說故事」的人,除了說故事、譯故事、寫故事外,也收集各國的文學作品,並像耶誕老公公似的把書背在背囊裡。


  也許下次,你在街頭碰到一個背綠色背包,穿著手製中國粗布衫的中年男士,與你擦肩而過,你不再會驚訝他的「怪異」,而覺得他──楊茂秀也是有點「道理」的。(本文原載於八十三年六月七日《中國時報》)




下文摘錄自楊茂秀所著 誰說沒人用筷子喝湯-大人必修的二十堂兒童哲學課的自序

 

用最簡單的問題,問出最複雜的意義


  燕子湖畔屋子很少的林邊,有個人家。

  屋子是石板屋,石板黑烏烏。人家的主人林登太先生慷慨大方,是我的老朋友,我常常帶朋友去那兒欣賞他的收藏,吃喝他們家的粗茶淡飯。

  有一天,我和幾個穿花衣服的媽媽和一位穿白衣服的爸爸,來看石板屋。大家坐在竹檯上,談天,說笑,吃東西,喝茶。竹檯接著地,臨著湖水。

  早晨九點半的陽光映照在湖面上,反射到竹檯上眾人的身上、臉面上,那臉面、那身子,搖搖晃晃是湖波的軌跡。

  一隻鷺鷥飛過去,貼著湖面滑得老遠,一直滑過去。

  嘴巴有空的葉媽媽用眼睛追著那隻鷺鷥。「這湖一定有魚,」她的口氣告訴大家,這不是一句隨便說出來的話。

  「你怎麼知道有魚?」穿白衣服的爸爸站起來說:「你看到魚了嗎?」

  「我沒有看到魚,可是湖水這麼多,當然有魚。」葉媽媽的語氣急促有力。

  「水多怎麼就一定有魚?」白衣服爸爸悠悠然地說。

  「推論呀!」葉媽媽說出清脆、有學問的三個字。

  又有一隻白鷺鷥飛過去,貼著湖面滑得老遠,滑到和前面那隻鷺鷥站在一起。

  白衣爸爸的鞋子在竹檯上踩來踩去。他走到楠木旁邊,伸手採一片嫩嫩的楠木葉含在嘴裡。

  「這湖一定有美人魚。」他的口氣告訴大家,尤其是告訴葉媽媽,這不是一句隨便說的話。

  「你怎麼知道有美人魚?」葉媽媽的聲音是小學老師上課的聲音:「你看到美人魚了嗎?」

  「我沒有看見美人魚,可是湖水這麼多,當然有美人魚。」白衣爸爸嘴角的葉子掉了下來。

  「為什麼?」葉媽媽問。

  湖邊其他還在吃東西的嘴巴現在都停了下來,注意這兩個人的談話。

  「推論呀!」白衣爸爸說出這三個字。

  「不對,」葉媽媽的臉收集著湖面水波的反光,慢慢地說:「這不一樣,水多有魚,可以;水多有美人魚,不可以。」

  那些原來吃東西的嘴一起問:「為什麼?為什麼?」

  「什麼為什麼?還有不明白的嗎?」葉媽媽坐下來,一副要好好討論的樣子。

  「你說的:『水多有美人魚,不可以。』到底是說推論不可以,還是說不可以有美人魚?」長頭髮有兩顆假門牙的媽媽說。

  大家望著帶假牙的媽媽說:「推論可不可以我不管,可是,世界上沒有美人魚,所以,湖水再多,也不能有美人魚。魚倒是可以的,因為,有魚呀!」

  白衣爸爸又伸手採一片葉子夾在耳邊的髮際,他開口說:「這麼說來,這湖一定有錢。」那有假牙的媽媽大聲嚷嚷說:「天啊!」

  太陽漸漸地由天邊移到天頂,蟬鳴嘶嘶。

  石板屋的主人走了過來,邀請大家進去屋子用餐。許多雙腳載著許多的身 子向石板屋的餐廳走過去。

  白衣爸爸偶然回頭又看見一隻鷺鷥飛過,滑過水面和前面兩隻鷺鷥站在一起。

  「你們看這邊有棵果樹,上面還有水果。」白衣爸爸說。

  「一定是檸檬。」田媽媽說:「一定不是橘子。」

  「為什麼?」葉媽媽問,她本來不大的眼珠,現在睜得圓圓的,比平常大一倍。

  「只有一粒果子在樹上,當然是檸檬啦!」田媽媽的口氣告訴人家,這是常識嘛。

  「為什麼?」葉媽媽就是不放過。

  「推論啊!」田媽媽說。

  不料,這三個字引來一湖畔的笑聲。

  白衣爸爸遠遠看見那三隻鷺鷥還站在湖水盪漾的漂流木上。「推論,推論……」他喃喃自語:「推論,推掄……」

  上述這個故事裡的每一件事其實真的都發生過,但是,他們是被編在一起成為一篇散文故事,在這篇散文故事裡,我們清楚的感受到思考故事的氛圍。最後那個白衣爸爸喃喃自語著:「推論,推掄……」在我看來,他是在對「推論」一詞深思,正在尋找入口。

  蘇格拉底主張:「未經檢視的生活,不值得過。」哲學就是要傳遞這種信念和方式,要我們檢視自己的生活,這其中當然包含檢視本身的語言與思想。在推論的故事裡面,我們發現一般人其實在使用語言的時候,常常含含糊糊,明白一點來說,就是常常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但是,因為交談的人多半很溫馨,得過且過,所以可以相安無事。可是如果遇到要緊的時候,我們就會認真去想言語中各種可能的意義。這種思維言語中,各種可能意義的學問叫做「語意學」。其實我們每一個人在學習語言的過程中,多少都會對意義的探索有經驗,並且與語言的形式有體會,會運用,所以我們能夠說出別人懂的話,也懂別人說的話,但是會說能聽不保證一定有正確的了解。所以有文法,有邏輯,有語言的學問,有修辭的學問,有哲學。

  這些上述的學問在某一種觀點來看都是一種「後設學」,也就是說,把自己使用的工具、思維和言語的歷程拿來討論加以反省,並整理出它們之間的關係,以便改進或創新,這種後設學最早是以哲學的名目來呈現,在古希臘的時候把哲學稱為「愛智之學」,許多人到現在都還認為哲學應該是才智特殊、經驗豐富之人的專利,普通人只能欣賞、接受,小孩更是與之無緣,可是這種想法老早已經被推翻了,哲學已經不是學術金字塔的最頂端,它已經成為學術金字塔墊底的東西。

  德國哲學家雅斯培(Karl Jaspers)主張:「人之初就具有很好的哲學種子,小孩會用最簡單的問題去問宇宙大千、人情事故、一切的意義,那其實就是一種哲學的種子。」兒童哲學之父李普曼教授(Dr. Matthew Lipman)用研究與經驗顯示了這個非常寶貴的看法:「人最初最重要的思考能力、技巧和態度,並不是透過形式的學習而來,是經由童心面對語言的學習、生活規範的學習、世界的認知,慢慢地自己去理會:矛盾律、同一律、排中律、肯前律、否後律等等基本的邏輯規則,並且將它們運用在生活中。」他主張小孩最基本、最重要的東西不是經由大人教的,而是經由自發反省學會的,但是學會這些東西的同時,也可能沾染了不好的習慣、錯誤的認定,而造成自信或心靈發展的障礙,所以李普曼教授認為小孩可以學哲學、搞哲學、做哲學,事實也證明他們確實不斷地在進行哲學的思維,如果成人能夠肯定這一點,營造比較友善的環境,做成思維的苗圃,那麼很多在學習反省過程中,不必要的錯誤會減少,快樂會豐富。兒童哲學的推展目的,最重要的就是在營造這樣的環境。

  本書提供二十個例子,就是從兒童哲學的經驗中──不管是教學或研究的場域裡摘取出來的。我相信父母、教師或任何陪小孩生活成長的大人,都能從中看到兒童哲學的地圖。這些例子,每個都是真實的故事,我們分成兩部分去討論,一是敘事智慧,二是思考實驗,這些例子都是在探索團體裡面經營出來的,我們希望經由這種呈現,可以了解兒童哲學的研究與教學,或是說,它是一種運動。

  兒童哲學重要的觀念大概有下列三個:第一、探索團體;第二、敘事智慧;第三、思考實驗。這些觀念會藉著故事與故事的討論,陸陸續續在每篇文章中以天女散花的方式呈現出來,它們的面貌簡約、片段、細碎,若想了解,需要讀者拿這些案例在團體中與朋友談論,才會愈來愈明朗、愈來愈清楚。換句話說,我們在此提供了精神糧食的食譜及一些食材,讀者可以從中截取,自己DIY一番。

  在二十篇故事案例中,也就是說故事討論之後,我們附了三篇實驗討論的紀實,讀者也可以從中看出這種探索社群經營的過程和樣貌。最後,我用一個簡短的故事,來對雅斯培所說的「小孩常常用最簡單的問題,要問出最複雜的意義」做個詮釋。

  兩個大人和一個小孩一起去汽車店看車。

  賣車的人耐心向他們解釋,努力想賣他們車,小孩每一部車都要爬進去坐一坐,弄得爸爸媽媽都煩了。

  「昆琳,」媽媽終於忍不住,「不要再爬到車裡去坐了。」媽媽阻止他再爬到車子裡去試坐。

  「為什麼?」昆琳問。

  「我不要你一直試一直試。」媽媽大聲一點。

  「為什麼?」昆琳又問。

  「我說這樣就這樣,你沒有反駁的餘地。」媽媽動怒了。

  「為什麼?」昆琳有不屑的表情。

  「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你再問為什麼,我就取消你下星期的零用錢。」媽媽真的生氣了,說出威脅的話來。昆琳一臉不服的表情,沉默了一陣子,忍耐住,忍耐住,終於忍耐不住,小小聲說:「為什麼?」

   試試看,你像昆琳一樣,拿「為什麼?」連續問同一個大人,看他們會有什麼反應。這很好玩,而且也很危險。

  好玩。因為大人很少有能力好好回答,尤其是一連串的「為什麼?」會使學識豐富的大人更謙虛,大人一謙虛起來,小孩就有福了。可是,大部分的大人,對於「為什麼?」這個問題已經麻木,不想反應了,你如果一問再問,使他們非回答不可,他們多半會惱羞成怒,那是危險的事。

  「為什麼?」三個字說出了一個簡單的問題,但是,這個簡單的問題要追問的答案卻往往不簡單。事實上,它就是小孩學習與思考最重要的「工具」。要做一個生命力豐富、生活有趣的人,有許多方式,但是總少不了要學會以有趣的方式,要提出「為什麼?」這個追根究底的問題。

  例如,從前,有一個小孩子問他爸說:「爸爸,我為什麼跟您姓,不跟媽媽姓?」他爸爸說:「因為,我是你爸爸。」你看,這個爸爸的回答就不夠好。如果你再追問說:「人為什麼要跟他的爸爸姓?」他也許就生氣了。我聽過一個姓蕭的小孩就這樣問過他爸爸:「為什麼我不能跟我媽媽姓?」他爸爸用問題來回答他:「你為什麼要跟媽媽姓?」小孩就說:「因為媽媽姓王,『王』比『蕭』容易寫,在考試卷上寫名字時,可以省很多時間。」

  他爸爸和媽媽聽了哈哈大笑,大笑之後,漸漸的,他們就和他認真討論為什麼在我們的社會裡,絕大部分的人都跟爸爸姓、不跟從媽媽姓,他們也討論了人的姓名功能。

  也許,你已經覺得「提出有趣的問題」、「用有趣的方式提問題」與「好好跟人家討論」是生活中的三個很重要的部份,有人說,有了這些,人就會有他自己的哲學思想,而那是小孩小小的時候就會有、就應該有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陽光英文繪本讀書 的頭像
陽光英文繪本讀書

陽光英文繪本讀書會

陽光英文繪本讀書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